• <span id="spf62"></span>
    <strong id="spf62"></strong><legend id="spf62"><i id="spf62"></i></legend>
  • <ol id="spf62"><blockquote id="spf62"></blockquote></ol>

    <acronym id="spf62"></acronym>
    <span id="spf62"><blockquote id="spf62"></blockquote></span>
    <optgroup id="spf62"><em id="spf62"></em></optgroup>
  • <ol id="spf62"><output id="spf62"></output></ol>

    • 商務誠信
    請輸入企業名稱或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請輸入法人代表名稱 請輸入失信被執行人名稱
    當前位置:首頁 >信用要聞
    “韭菜證”擊碎人才夢 專家:亟待建立人才標準體系
    2022年7月6日來源: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

    “韭菜證”擊碎人才夢

    編者按:

    就業,一頭連著萬家燈火,一頭連著宏觀經濟。今年受國內外多重因素影響,就業面臨的挑戰明顯增多。求職者一方面,要提高自身的就業競爭力,另一方面,也得警惕各種“韭菜證”(即“山寨證書”)。一些年輕人急切的求職心態被某些機構利用,讓他們成為被收割的“韭菜”,不但錢財受損,浪費了時間,還透支了社會信用。

    ——————————

    當第一次在網上看到“碳排放管理師”的廣告時,24歲的長沙女孩陳晨(化名)就被吸引了。

    今年1月,在電話咨詢時,機構的老師向她保證,拿到“碳排放管理師”證書后,兼職“掛靠”一年的收入不低于5萬元。如果有兩本證書,一年保底收入是8萬元。

    這對從事財務工作的陳晨充滿了吸引力,這是一本“含金量很高的證書”,隨后她和丈夫花了1.2萬元報考了“碳排放管理師”證書考試。

    很快,陳晨發現,此前合約承諾的內容與實際服務項目不同,她隨后陷入了與培訓機構的退費拉鋸戰。

    讓她沒想到的是,最終,培訓機構工作人員私自使用了陳晨和丈夫的身份證號碼等個人信息,代替兩人參加了1月底的“碳排放管理師”考試,并在今年3月發放了兩本證書。至此,培訓機構以完成服務為由,拒絕退費。對此,陳晨提出質疑:“替考來的證書能有什么含金量?”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浩解釋,機構通過考試作弊的方法取得證書,實際是為了不退還所收取的費用,存在欺詐行為,取得的證書也是無效的。

    究其原因,陳晨坦白是被培訓機構忽悠了?!斑@證書真的坑,就是‘韭菜證’!”她拿著兩張“碳排放管理師”證書氣憤地說道。

    在黑貓投訴平臺上,至今已有400余人和陳晨的遭遇一樣,投訴他們報考“碳排放管理師”證書的培訓機構。受害者們還加入了一個名叫“證書兼職商討群”的微信群。群里的137名成員都曾被機構蒙騙報名考證,他們來自全國各地,從事不同的職業,年齡也各異。

    日前,針對“韭菜證”背后的亂象,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展開了調查。

    一下就火了

    公開信息顯示,該單位的“碳排放管理師”項目由某院人才交流開發中心(下簡稱“交流開發中心”)等主辦,北京某人才測評技術有限公司(下簡稱“A公司”)承辦,再由被授權機構具體負責項目開展。A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21年的民營公司。

    李紅(化名)是A公司授權開展“碳排放管理師職業培訓”項目的一家教培機構業務員。

    據李紅介紹,交流開發中心蓋章的碳排放管理師證書,對外收費是官方統一的,機構必須定價6800元?!癆公司”會根據被授權機構的招生人數以及證書等級(初級、中級、高級),階梯式計算并收取費用。

    他們的項目招生從2021年9月開始,第二個月就達到高峰期,“一下就火了”。

    李紅分析,在“雙減”政策落地實施后,原本以中小學生教育輔導為主要業務的機構面臨著項目調整、人員裁減的問題。因此,一些機構也跟著趨勢做培訓項目“賺快錢”。

    作為培訓機構的業務員,李紅一天的咨詢量能達到五六十人,“電話接到手都打哆嗦,說到吐”。她說。

    不過,李紅能明顯感覺到的是,到了12月,整個業務咨詢量瞬間就下來了。到了今年1月,她突然發現在“A公司”官網上已經查詢不到授權進行“碳排放管理師”證書培訓的單位名單了。她推測:“從那時開始,他們估計就想撤了?!?

    直到今年1月17日,李紅看到交流開發中心發布的《嚴正聲明》,李紅猜測“碳排放管理師”項目畫上了句號。

    該聲明寫道:因招生市場混亂問題,交流開發中心2021年11月就已責成A公司停止招生,不允許再有任何新的招生工作。

    讓人不解的是,2021年11月2日,A公司發布通知稱暫停招生是因“學習系統維護升級”。12月28日,該公司再次發布《關于恢復碳排放領域培訓工作的通知》,并順利在今年4月16-17日舉辦第三期考試。

    6月29日,A公司工作人員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目前“碳排放管理師”證書培訓項目已暫停,但對方并未正面回應公告通知前后矛盾的問題。

    一字之差背后

    前不久,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以學員身份咨詢“碳排放管理師”證書時,一家來自石家莊的機構業務員表示:國家為了“快速培訓”這個碳排放人才,這次考試可以跨過初級和中級,直接報考高級碳排放管理師證書。當記者表示沒有報考高級證書所需的相關行業從業經驗時,業務員回應:“我們有內部渠道,都可以操作的?!?

    根據受害者提供的信息,某人事人才培訓網也曾進行“碳排放管理師”培訓項目。這是一家掛靠在某政府部門下的人事人才網站。

    今年3月16日,人社部發布通知,將開展技術技能類“山寨證書”專項治理工作,嚴厲打擊假冒鑒定機構、人社部門備案評價機構的評價發證活動。

    該通知下發的第二天,某人事人才培訓網官網上發布公告:自3月17日起,旗下B公司與合作機構簽訂的“碳排放管理師”培訓項目的合作協議一律終止。

    日前,該網站客服人員表示,“碳排放管理師”證書只是培訓合格證書,主要目的是自我提升、自我學習,不能作為從業資格證書使用。

    從字面上看,“碳排放管理師”和人社部在2021年3月公布的18種新職業之一的“碳排放管理員”只差一個字。

    公開信息顯示,“碳排放管理員”是指從事企事業單位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排放監測、統計核算、核查、交易和咨詢等工作的人員,目前已被列入國家職業序列。

    前述交流開發中心曾于2022年1月17日和3月9日發布聲明:他們未授權任何機構宣稱“建筑領域及建筑相關專業技術人員培訓認證項目”考試發放證書為“排放管理師”職業資格證書,發放證書性質僅系培訓證書。

    今年5月,人社部印發通知,對面向社會開展的與技能人員和專業技術人員相關的技術技能類培訓評價發證活動進行專項治理。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各單位對面向社會開展的技術技能類培訓評價發證活動進行全面核查。對違規使用有關字樣和標識、虛假或夸大宣傳、違規培訓收費、故意混淆概念誤導社會進行炒作、涉嫌欺騙欺詐等違規違法情況,進行專項治理,堅決糾正查處。

    通知還表示,人社部將會同有關部門對媒體報道和群眾投訴舉報集中的典型問題進行調查核實處理,建立“黑名單”制度,將違紀違規培訓機構和評價機構納入“黑名單”,對技術技能類培訓評價發證活動實行常態化管理。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勞動經濟學院副教授、中國新就業形態研究中心主任張成剛認為,機構在開展業務時,模糊了培訓證書和職業資格證書的區別,使勞動者誤以為有了培訓證書就能找到工作,這也是此類培訓之所以火爆的原因之一。

    “韭菜證”背后亟待建立人才標準體系

    1996年出生的李澤亮是一位“考證大師”,他手上“珍藏”著40多本證書。

    他給記者發送了其中14本證書的圖片照片,包含裝配式高級工程師、BIM高級工程師等;還有健康類證書,如公共營養師(高級)、健康管理師(高級)等;此外還有消防類的智慧消防工程師(高級)證書、財務類的薪稅師(高級)證書等。

    據李澤亮介紹,機構曾說證書掛靠前需要先把信息錄入“職信網”,并保證入庫后45天內就能兼職成功。如若未能成功兼職,則每本證書賠付5000元。為了能夠順利掛靠證書,李澤亮又繳納了9本證書的入庫費,每本3000元。

    周浩表示,無論是機構口中的“兼職掛靠”,還是各式各樣的“暗箱操作”,都是違規行為。

    華東某高校研究生王杰也交費獲得了裝配式高級工程師、BIM高級工程師兩本證書,拿到證書不久,他就后悔了。他反思自己缺乏社會經驗,急于求成,“剛工作,太想向父母證明自己的能力了?!?

    還有受害者是一家餐飲店老板,因疫情原因,餐飲店入不敷出,聽說掛靠可以賺錢,他為得到穩定的收入急紅了眼。知道被騙后,他也想明白了,即使不是“碳排放管理師”,他也會因為其他“師”、其他證受騙。

    武漢職業技術學院社會職業與職業教育研究院的彭振宇教授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解釋說,“韭菜證”就是“山寨證書”,主要是指那些存在違規使用有關字樣和標識、虛假或夸大宣傳、違規培訓收費、故意混淆概念誤導社會進行炒作、涉嫌欺騙欺詐等違規違法情況的證書。

    一般而言,那些具有高市場價值的職業領域,往往是“山寨證書”的高發地,而那些虛假宣傳夸大證書效用的新職業領域也是“山寨證書”的高發地。一些非法機構主要利用了公眾對有關證書信息不了解的信息差,進行虛假宣傳。

    “碳排放管理師”“家庭教育指導師”“全媒體運營師”……新職業大師名頭不斷涌現,而評價人才的標準體系卻尚未建立、健全。

    自2015年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以來,人社部已發布4批、56個新職業名稱。但除了要求較為嚴格的準入類職業資格,大部分新興職業在短期內將很難新增正式的職業資格證書。

    “山寨證書中有一部分是職業資格證書,有一部分是技能等級證書。國家職業資格目錄制度的發展方向是只保留必要的準入類職業資格證書,所有水平評價類職業資格證書都將退出職業資格行列,改稱技能等級證書?!迸碚裼钐岬?,根據國家管辦評改革要求,我國職業資格證書制度改革正在由政府直接參與主導授權背書的國家職業資格證書制度,逐漸向市場主導的社會第三方評價機構承擔職業技能鑒定職能的職業技能等級制度轉變。

    彭振宇認為,職業證書制度的整體改革方向:一是加強統籌協調、市場監管是政府的職責;二是具備資質的培訓教育機構依法有序開展職業技能相關培養培訓;三是經政府考評合格并授權的社會第三方評價組織進行有關職業資格證書的考評發放。

    他認為,三者之間理論上應該是既相互聯系又相對獨立的,邊界比較清晰。但在實際運作中,三者又不可避免地相互聯系和影響。在職業資格“管、辦、評”改革逐步完善的過程中,要堅持質量為王、依法治理、市場化等原則。

    中國新就業形態研究中心主任張成剛建議,各個行業的龍頭企業應當承擔起職業技能評價的工作,“龍頭企業相對來說能代表本行業的最高水平,所以他們評價的職業技能會比較有含金量,大家也會認可它的權威性”。

    實習生 秦悅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超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7月06日 03 版

    編輯:超級管理員 打印 關閉
    人民日報社新聞信息中心 版權所有      人民日報《民生周刊》雜志社管理運營
    回頂部
    免费观看在线a级毛片,麻豆果冻传媒精品国产苹果,全部免费a片在线观看女人扒开腿让人桶视频